下载APP
登录 | 免费注册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导航
首页 > 大政方针 > 院长招聘 > 正文
养老院“院长”:给100多位老人当“儿子”不易

2016-01-29 10:03:02  来源:新华网

 
老白(右一)是个成功的企业老总,可是作为院长,他连一间办公室都没有。

  前不久,国家召开专门会议,要求各级政府发挥好对社会资金的引导作用并放宽行业准入。在政府“保基本、兜底线”的基础上,推动社会力量成为发展养老服务业的“主角”。本市近年来已经推出了多项“利好”政策鼓励、扶持民营资本开办养老机构。而且,看到老年人数量不断攀升,国办养老院排队等入住等情况,投资人士更加看好这个行业。可对他们来说还不太清楚开办养老院需要经历什么样的“考验”。更多的老人和他们的家属也“嘀咕”:民间投资人到底能不能办好养老机构,民营院到底有没有“底气”和国字号拼服务、拼价格、拼发展。本报记者走进南开区望园养老院,跟随投资人“老白”体验一天“院长生活”,了解民间投资人开办养老机构的酸甜苦辣。

  - “院长”——没有办公室

  望园养老院坐落在一个以老年人为主要群体的旧小区里。三层的小楼,占地面积不大,可安静、整齐、看着舒服。记者到院里先问,“院长办公室在哪儿?”从门卫到工作人员都一脸茫然,半天他们才明白过来,把记者带到了门卫室,一张破旧的办公桌,一张小床,工人们正装暖气片,尘土飞扬。记者被告之,“院长就在这儿办公,以前就这屋没暖气。”

  来这儿之前,记者了解到望园养老院的投资人,50岁的白宝洋是个成功的企业老总。可这院里的办公室之寒酸,让见惯了国办养老院良好办公条件的记者颇为吃惊。这时,老白回来了,穿着件半新不旧的夹克,正忙着打开车后备厢往外搬米和面。他说:“这都是找朋友弄的,关键是质量好,老人吃的东西得一万个小心。”老白的后备厢里什么都有——厨房里要用的油,老人合唱团要用的音箱,爱书法的老人托他捎的成捆的纸,还有一块工业大学志愿服务基地的牌子是准备当天搞活动时用的。老白拿牌子的时候还把手划破了,他说:“做这个要200块,和他划到180。”从一进门的忙活和“算计”,记者发现,跟一些国办养老院院长的工作方式完全不同,在这里,院长一切都要自己动手。

  - “领导”——像个“保安”

  记者问起:“为什么要在门卫室办公?”老白说:“弄个办公室没用,我又不常在屋里坐着。这里窗外就是老人们活动的院子,可以观察老人的一举一动。”有时候老人刚一接近大门口,他就赶紧迎出去问问。他要求院里所有的员工都这样,虽然门禁设施已经挺完善,但不能掉以轻心。老白说:“开养老院就是高投入、高风险。老人们腿脚不利落,有的头脑也不清楚,最怕就是出意外。有些失智的老人,走起来比咱们普通人都快,必须严防死守,一步不能离开。”

  老白每天都得晚上9点多才离开养老院,临走以前,他会把所有的电器、煤气、窗户等都查一遍,生怕哪一样没有关好。他说:“现在都有点强迫症了,有时到家了,还给值班的人打电话,看看煤气总阀门关好了没有。每个角落我们都放着消防设备,就怕出事儿啊。民营院抗风险能力差,出一点事儿可能就是倾家荡产。我听说外地养老院有老人走失的、着火的、房顶掉东西把老人砸了的、食物中毒的……每次看到这样的消息,我都好几天睡不着。”

  - “投资人”——像是个打杂的

  中午时分,是望园养老院最忙的时候,不仅院里老人们要开饭,这里还是远近闻名的“社区食堂”,一批周边社区老人前来就餐,院里的工作人员还忙着给一些行动不便的老人家里送餐。忙碌的老白又开始了打杂、装箱、盛饭……干这些杂活儿,老白并不在意,“对民营养老院来说,降低人力成本是必需的,除了我们在一线的护理人员数量要保证以外,其他的事情都是大家一起动手。”在吃饭的时候,老白顺便开了个小会儿:“爷爷奶奶们,一袋米的价格已经是112块5了,去年是85块5,我算了算,食品大约涨了10%左右。可是,咱们的饭菜没涨钱。爷爷奶奶们都是经过苦日子的,都比我会过。你们都把我当儿子,就得疼我,别浪费,水啊电啊也节约着使。”老人们都挺爽快地应和着:“放心吧,都替你省着呢。”

  老白说:“民营院在成本上真的没法和国办院拼,我们所有的员工工资是我自己出。我真有些发愁,马上天凉了,又得交十几万的取暖费了;而且眼看到年底了,这五六十万的房租也得交啊,一切都得算计。不过,老人的吃喝用还有护理我是不会抠门儿的。”

  - “管理者”——就是个“灭火队员”

  老白在自己家里“行大”,在养老院里也是“老大”,因为老人们当他是“大儿子”,有事情愿意和他商量。员工们也当他是大哥,委屈了也得和他诉诉。下午1点左右,老白到各楼层看看,刚推开一间房门,一股臭味儿就扑面而来。护理员正在忙着给一位老人换衣裤,地上还有粪便没来得及处理。老白赶紧给护理员搭把手,一边还安慰着:“辛苦你,难为你了。”就是像兄长般的这句话,让护理员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。

  到了另一间“专护”房间,护理员对着老白抱怨上了:“我真的伺候不了他了,昨天晚上早早就开始睡觉,结果11点就起了,让我陪他玩儿。好不容易哄睡了,半夜3点又起了。”老白一边听一边安慰:“我都知道,你受累了。”老白说:“护理员不好招,对于民营院,这个矛盾更突出。我们用什么招来人,就是得提高待遇。为了把一些好的护理员留下来,得用情感留。他们有什么困难,我都当自己的事,让他们把我当大哥,是因为我们可以一起承担起照顾这么多老人的责任。这个院是按平均1比3的比例安排护理员,专护是1对1的,这样能保证护理质量。因为老人不愿意选择民营院,主要就是怕服务不好。所以,我们民办院发展的关键就靠提供最好的护理。”

  算笔账:办个养老院赚钱咋就这么难

  老白早在10年前就想到开个养老院,近几年,国家和本市对民营资本进入养老服务业出台了众多政策,建养老机构,每张床位给一次性补贴,更激发了老白的热情。2008年,老白开始行动,从动手兴建到最后整体设施完工,历时两年多的时间,除了政府给的补贴,老白总共投入了800多万元。2011年,望园养老院正式投入使用,可因为人们对民营院有顾虑,开始只有6位老人入住。为了扩大影响,他办起了社区食堂。这个方法果然有效,后来半年多,入住的老人就达到了80人左右。“我们这个院核定的床位是200张,现在入住了100多位老人,也有不少老人在排队等着入住,不是没有床,而是没有人照顾。入住的老人数量不‘满员’,所以我现在还是略亏损状态。”虽然养老院开了两年多年年赔钱,可老白没觉得后悔,他说:“这是个有爱有情的事业,现在政府给的支持力度也很大,前不久我们还被认定为向社区延伸服务的试点院所,给了10万元的补贴,我们购置了医疗器械等。如果入住率再高一些,就可以盈利。其实,我没有想什么时候收回投资,因为那可能很遥远。”新报记者任悦李海燕摄影吴迪

作者:  频道编辑:王亮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