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APP
登录 | 免费注册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导航
首页 > 老年生活 > 养老社区 > 正文
百姓故事:赶“时髦”的耄耋老人

2018-07-27 13:56:06  来源:文登故事

  今天故事的主人翁是一位文登籍的耄耋老人,她叫邵淑芬,生在旧社会,长在红旗下,18岁参军入伍远离故土,参加过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,后来又转业福州。虽然一生辗转,历尽人生风雨,但她却是个乐天派,用“乐观”和“坚韧”书写着自己的快乐人生。今天的《百姓故事》我们就一起走近这位“时髦”的耄耋老人——邵淑芬。

  邵淑芬是文登区宋村镇宋村村人,生于上世纪30年代,如今虽然已是87岁高龄,但她依然思路清晰,表达流利,举手投足间透着一份洒脱和干练。说起70年前入伍的事,老人记忆犹新。

  1947年是解放战争的一个分水岭,当时国民党军在经历全面进攻失败后,转而对解放区采取重点攻击,进攻方向为陕北和山东。同年6月,解放军在黄河与长江之间的广大地区形成了多路进攻的战略态势,拉开了战略反攻的序幕,整个战争格局从此发生了根本的转变。

  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,不少热血青年投身到解放队伍之中,满腔“家国情怀”的邵淑芬也主动加入其中。她不顾家人的反对,毅然奔赴前线,加入到胶东军区东海军分区卫生训练队,成为一名卫生员。回想当初离家时的场景,邵淑芬笑言自己也是“没心没肺”。

  邵淑芬说,家人觉得她岁数小,出远门也不放心;她胆子很小,爸爸是一名赤脚医生,当时爸爸给病号打针换药的时候,她都不敢看。当时不理解家人,她感觉参军去当兵是一件光荣的事情。

  弟弟邵亮昭告诉记者,父母舍不得姐姐走,当时姐姐岁数也小,个头也小。

  “儿行千里母担忧”,可那个时候的邵淑芬根本体会不到这些。参军之后,邵淑芬跟随部队南征北战,四海为家,先后参加过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,投身在革命的红海里,舍“小家”为“大家”。直率的邵淑芬坦言,在那个硝烟弥漫的年代,对家的思念已经被战火和硝烟冲淡得所剩无几。

  邵淑芬说,打起仗来的时候也不想家,也不允许想家。淮海战役的时候,形势很紧张,还要照顾伤员,连吃饭、睡觉的时间都没有。

  不想家,除了因为战火纷飞无暇想家,最主要是的邵淑芬一心认为,革命胜利后就可以退伍返乡了,可不曾想1949年,她随部队南下福建,福州解放后,又被组织安排在福州转业,也就在那个时侯,邵淑芬略有失落地意识到,回家的路越来越远了……

  “革命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”。邵淑芬说,只要是为国家做贡献,在哪都能发光发热。邵淑芬积极调整心态,服从组织安排,又一头扎进了新的工作岗位——福州市卫生局,从事行政工作。俗话说,隔行如隔山,从事卫生局行政管理工作和在部队担任卫生员差别很大,如何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新的岗位,完成角色的转变?邵淑芬决定利用业余时间进修。

  邵淑芬说,她是小学毕业,地方上的干部至少都是高中毕业,自己的文化水平不够,所以在工作方面就有些吃力,所以那时候就想一定要再去学习,要去读书。最初她报名参加业余中学念书,因为业余中学都是晚上和早晨有课,她晚上经常需要开会、下基层,所以没有时间,只能报名读早课,每天天不亮就要去读书。

  由于工作积极主动,又善于学习,邵淑芬很快就适应了新的岗位,工作干得有条不紊,也得到领导和同事的交口称赞。不过就在这时候,她却遭遇了人生中第一次沉重打击。

  邵淑芬告诉记者,有一天她接到一封信,信上说父亲病了,她想请假,结果上级没有批准。结果没有几天,又来一封信说她的父亲去世了。当时正好是中午,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大哭了一场,她没想到当年参军走的时候和父亲的分别,竟然是永别,心情非常难受。

  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,父亲去世都没能回家看上最后一眼,这成了邵淑芬心里永远过不去的一道坎。

 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,1989年4月,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的邵淑芬离休了。离休后,她第一时间报名参加福建省老年大学“阅读与写作”班学习。

  邵淑芬说,报纸上多次刊登过她的文章,自己还出了一本文集,她认为在学习中既能收获乐趣,也能增长知识,她写的文章大部分都是写亲人、家事等方面的内容,出书主要是为了子女亲人之间互相了解。

  文字是好个东西,留不住时间却留住了记忆,十几年如一日,邵淑芬笔耕不辍,她善于思考,勤于笔墨,把生活中的所见所闻、所思所想以及对亲人的思念、对故乡的眷恋都一一记录下来,最后汇集成册,聊以慰藉,也以此排遣心中的遗憾。

  不久后的一天上午,山东老家来信说,父亲病危,盼你速回。可是又一次因为手头工作没人接,走不成。

  ……

  我战栗着双手拆开家信,果然是父亲去世的噩耗,我悲痛欲绝地号啕大哭了一场,我再也见不到慈祥的父亲了,再也得不到父亲的爱了。

  父亲,您给我的爱是永恒的,永远会留下在我心中。

  ——摘自邵淑芬《晚晴集》

  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未改鬓毛衰”,邵淑芬说,这句诗用在自己身上最贴切不过了。落叶归根,从单位离休之后,“回家”便成了她最常说也最常做的一件事。

  山水难隔故土亲,离休30多年来,只要身体允许,邵淑芬每年都要回文登省亲,这里有她的同学,有她的亲人,还有她熟悉的风土人情。

  邵淑芬说,特别想家,朋友问她说文登还有什么人啊,她总是很自豪地告诉朋友,家里还有弟弟,还有弟弟的四个孩子,都在文登。

  侄女邵红告诉记者,姑姑的性格很开朗,也很恋家,这几年经常回来,一回来就到处寻找老同学,可惜的是,一些老同学都去世了,姑姑心情很低落,她一有时间就陪着姑姑到处逛一逛。

  或别多年,虽然故乡已是物是人非,可是家在这里,根在这里,每次回来,邵淑芬都感觉分外亲切,也真切感受到文登近几年的发展变化。

  邵淑芬说,每次回来她最喜欢干的一件事,就是走街串巷,在家乡的土地上走一走,看一看,拍一拍,记录在手机里,也记录在自己心上,家乡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,她都要铭记于心。等到哪一天走不动了,回不来了,至少还有照片做纪念。

  侄子邵相家说,他觉得姑姑有着一颗青春激扬的心,从QQ到微信再到老年大学的学习,心态非常好。回到文登,看着家乡的变化,就拍个照片、发个微信朋友圈儿。

  邵淑芬说,这几年文登的变化很大,起初回到文登,那时候文登还没有公交车,现在不光是公交车多了,马路上都被私家车占领了。家乡一点一滴地变化,她全都发到微信上,福建的朋友都很惊奇文登的发展,她都会很自豪地欢迎朋友到文登做客。

  87岁的老人,智能手机玩得溜溜转,这在一般人眼里是一件稀奇事,可是放在邵淑芬身上,一切又显得那么顺理成章。因为她愿意接受新鲜事物,不拒绝一切可能性,更不会把年龄当作搪塞学习的借口。

  邵淑芬告诉记者,她现在已经换了三个智能手机了,为了和家人联系,她向子女学习如何使用微信,基本功能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。朋友们说她是现代化的老太婆,微信都玩得很转。

  “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”,人都会变老,但要从容面对衰老,老得优雅,老得豁达,老得充实而充满活力,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,不过,邵淑芬做到了,说起自己的健康之道,她坦言,是学习让她保持一颗青春的心,也让她对生命、对生活有了更多的感悟。

  邵淑芬说,要有健康的心态,活到老,学到老。要跟上新事物的发展,吸收新事物,才能提高自已,她就是心态好,不服老。

  “不服老”的邵淑芬告诉记者,花容月貌会被岁月带走;绚烂的青春也会随着时间流逝,但是腹有诗书气自华,唯有那永不凋谢的芬芳气质,是一生都不褪色的。离休后的邵淑芬爱好广泛:钓鱼、玩微信、写作、手工绣花,她样样都学,样样都行,老而弥坚,学而不止,这何尝不是人生的一种大美。

  邵相家告诉记者,他给小姑写了一首打油诗:

  年过八旬人不老,一路芬芳老来俏;

  QQ微信和电脑,高龄也要玩点潮;

  老年大学学写作,作品频频被发表;

  手工制作花和鸟,废物利用构思巧;

  艳阳高照天气好,踏青会友搞垂钓;

  闲情雅致家和睦,最美还是夕阳好。

  岁月沧桑、满头银发,耄耋之龄的邵淑芬依然孜孜不倦、求知好学,我们为老人乐观向上、积极进取的生活态度所感动,也衷心祝愿老人健康长寿,老有所乐。(韩超)

作者:  频道编辑:杨金光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