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APP
登录 | 免费注册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导航
首页 > 老年生活 > 老年心理 > 正文
父爱无言 他亲手为女儿搭出一座魔幻小镇

2018-11-21 15:21:40  来源:人民网

饶照荣老人给自己制作的手工“上色”。唐浩摄

有一个极度疼爱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感受?一向生活节俭的他,可能会花了大半个月的工资为你买心爱的玩具;年轻时爱睡懒觉的他,可能化身为半夜你被蚊子吵醒时第一时间出现的“灭蚊器”;不会做饭的他,可能开始研究食谱为你安排每一顿营养早餐……

对于长期在世界各地飞行出差的裁判饶琅而言,父爱就是照亮回家道路的那盏灯。而更令她没想到的是,因为自己从小喜欢父亲的手工,父亲竟然搜集各类材料,搭建起一座五彩缤纷的“魔幻小镇”。

手工里的父爱

“女儿飞得再高再远,也总会回家”

在饶照荣看来,手工是一种表达,更是一种传承。在他很小的时候,就跟着做根雕和核雕的父亲耳濡目染,尤其那些用桃核、杏核雕成的小猴、小兔,成为开启他手工世界的灵感大门。

1972年,他进入工厂成为一名钳工,“手上过”的想法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“小到一把菜刀,大到家里的家具,能做都是自己做”。

而在女儿饶琅的记忆中,父爱是一只玩具小鸭子。“小时候没有玩具时,父亲便会拿起木工用的锯子和榔头,找几截木材,只需大半天时间,就像变魔术一样制作出一些新奇有趣的小物件。7岁的时候,父亲给我做了一个手推的小鸭子车,我推着屋前屋后跑,令小朋友们羡慕不已。”

饶琅开玩笑说,二年级时上手工课交作业,父亲为她做了一个栩栩如生的盆景,假山流水配上钓鱼老翁,连学校手工老师都爱不释手,“从此之后,经常交上去的作业就拿不回来了,变成了学校展品”。

饶琅从小学开始练习跳水,1990年,努力勤奋的她被中国跳水“梦之队”选中,很快拿下了世界大学生跳水比赛冠军,并相继出战了世锦赛和奥运会;退役后她成了一名裁判员,2008年的北京奥运,2012的伦敦奥运和2016年的里约奥运,她先后受邀前往执法,成为中国唯一一个连续三届参加奥运会的跳水国际裁判。

不过,在父亲眼中,女儿飞得再高再远,也总会回家,“我始终记得她牵着那只小鸭子连蹦带跳地笑”。

饶照荣说,退休后自己依然喜欢手工活儿,只要看到好看的物件就在想“能不能把它用木工呈现出来”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搭建了一个房屋形状的储钱罐,几个亲戚的孩子来家里玩,围着玩了一天非常喜欢,“我就在想,我女儿肯定也喜欢这个,干脆我做个大的,做个小镇,结果一做就停不下来了。”

饶照荣老人和自己用冰糕棍儿等废品制作的手工。唐浩 摄

他用雪糕棍等材料搭“魔幻小镇”

“为了雪糕棍,不论冬夏都吃雪糕”

就这样,制作一个“小镇”成了饶照荣给自己安排的重要任务。一年多以来,他每天都会在桌前埋头少则4、5小时,多则10来个小时,戴上老花镜,打开材料盒,修剪、粘连、上色,将那些构想中的房屋变为现实。

“这些房屋的样式,都是我自己平时观察拍摄,或者上网搜索找到的,在路边看到喜欢的建筑样式就专门拍下来,照着样式做。”饶照荣说,他还曾想为小镇规划一条铁路,于是专门制作了一个小巧的火车,两节车厢,车内整齐地摆放着座椅。

“小火车后来在自贡市的一次全市手工大赛上获奖,亲戚的小孙子很喜欢就送给他了,看着孩子收到礼物时开心的模样,又情不自禁联想起很多年前小小的女儿抱着手工玩具的样子,于是更加有动力了。”

比造型样式更为特别的,是饶照荣选择的搭建模型的材料。雪糕棍、硬纸板、路边发放的“广告扇”的手柄……这些日常生活中不起眼的物件,都在他手中变成了可以操控自如的砖瓦。

雪糕棍搜集后,他会先经过洗涤、消毒、晾晒等工序,然后选择雪糕棍作为房屋的墙体架构,用硬纸板制成屋顶,路边发放的“广告扇”则是裁剪下手柄,做成院落的栅栏……

一个房子从设计到成型,需要大概近一个月时间,在材料的选择和搭配上,都需要付出许多心思。老伴崔泰琼笑着说,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,“有时,他为了搜集某一种或某几种形状的雪糕棍,干脆自己买雪糕来吃。现在很多孩子都喜欢来我们家,说‘饶爷爷要请我们吃雪糕’。正是因为这样,我们家一年四季都有雪糕吃,随时打开冰箱,都能看到塞得满满的雪糕”。

饶照荣老人用冰糕棍儿等废品制作的手工。唐浩 摄

规划“景区”

想让 “不见了”的老建筑重现

如今在饶照荣手下,那个五彩缤纷的“魔幻小镇”已经初具雏形:10来幢各具特色的精妙建筑,还有公路,停车库,游乐设置等,搭配上小轿车模型等物件,可谓五脏俱全,栩栩如生,甚至有的房屋还专门配上了“灯饰工程”,插上电后颇有动画影片《赛车总动员》中“水乡温泉镇”的既视感。

“上次在国外出差很久,回来时父亲拉着我挨着介绍他的作品,说这个是怎么怎么做的,我小时候是怎么怎么喜欢的,竟有点想哭。”饶琅说,看着父亲的作品,和父亲老花镜后面的眼神,“突然想起,原来这个当年带我疯的英俊小伙子已经七十多岁了,时间太快了”。

“做这些模型,其实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,先后次序、尺寸匹配、零件之间的结合度,每一个因素都有可能影响最后的结果,必须投入足够的精力,才能尽量让最后的成品趋近于完美,让那些废品实现自己的价值。”在饶照荣看来,他的小镇建设还只是“一期工程”,他正在计划将一些去过的景区规划进去,比如现在他正在制作贵阳著名景点“甲秀楼”,还计划做一些老家的老建筑,因为小时候带女儿一起走的很多地方都变样了,他正在参考一些照片,看能不能做回来。

“总之慢慢做嘛,毕竟我女儿喜欢,我也喜欢。”饶照荣乐呵呵地拿起胶水和锉刀,笑得像个孩子。

作者:  频道编辑:杨金光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