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APP
登录 | 免费注册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导航
首页 > 最新事 > 空巢老人 > 正文
只因多看一眼,广州的哥义无反顾陪伴空巢老人12年!

2019-05-10 10:09:16  来源:广州日报

  家住广州黄埔的巫胜祥是一位入行20年的出租车老司机。他有一个隐藏十多年的小“秘密”——长年为居住在老人院的一对空巢谭姓老人提供接送看病服务,从司乘到忘年之交,与两对夫妇情同家人,还陪伴着谭老走完人生最后一程。这辆出租车继续奔驰在助人路上,84岁的周伯如今坐进了这辆爱心专车。

  初识谭伯,只因在车站多看了一眼

  2019年元宵节,巫胜祥早早地开车来到周伯家,带着水果篮慰问这位忘年之交,远远地还没到家门口,周伯的儿子及夫人就到楼下迎接了,多年来,巫胜祥与周伯一家已经成了知心老友,周伯一家也亲切地喊他“阿巫”。提起巫胜祥,84岁的周伯很激动,“阿巫和谭伯的事情我是见证者,是我告诉他同事的。”巫胜祥笑言,假如不是节前那次“失误”,他并没打算将这些往事说给外人听,“自己做了就可以了,我不喜欢声张。”

  巫胜祥是广东兴宁人,今年47岁,上世纪90年代初来到广州打工,1998年加入出租车行业。作为广州公交集团的资深出租车司机,巫胜祥开车不挑客,但他有自己的原则——让最需要坐车的人优先打车。每每在路上见到行动不便的老人、残障人士想打车,他都会提供方便。

  他与谭伯的相识也正源于此。2007年的一个午后,巫胜祥开车经过龙洞,乘客上车后,他在汽车后视镜中无意看到,公交车站里有一对老人正试图打车,男的坐着轮椅,女的则略显呆滞,面无表情(后来了解到是由于老年痴呆症导致)。

  这一眼给巫胜祥留下了深刻印象,他将车上客人送达目的地后,又再次开回那个公车站附近,不出所料,这对老人依然没有打到车。“阿伯,你们是要打车吗?”巫胜祥停下车走上前询问。“是啊,我在这里坐了一个小时了都没打到车。”老人有些激动。

  在接送老人的路上,巫胜祥得知老人姓谭,已年过七旬,是广州体育学院的一名退休教授,去龙洞参加同学聚会。夫妻两人平时住在老人院,子女全部在国外生活。不久前谭伯因为发病刚从手术台抢救回来,出行只能靠轮椅,太太年纪大了又有老人痴呆症,老夫妻俩出一趟门总是担惊受怕。

  谭伯的遭遇让巫胜祥颇为同情。到达老人院后,谭伯主动开了口:“你为人很好,以后我们要出去,你还愿意开车来接吗?”“您记下我的电话号码,以后要出门随时给我电话,我就会上来接您。”巫胜祥的回应立即暖了老人的心窝。从那时开始,巫胜祥手机里来电最多的就是谭伯的号码,无论是去医院看病还是去茶楼吃饭,谭伯的轮椅后面都会出现巫胜祥的身影。

  一台车载四位老人,他甘做“专职司机”

  据巫胜祥回忆,谭伯的“吨位”很重,体重接近200斤。“体重对他的腿脚负担太大,我认识他的时候几乎已经不能走路了。”而谭伯的夫人黄姨由于患上老年痴呆,半步都不肯离开丈夫,谭伯去到哪都要跟到哪,对于已经坐上轮椅的谭伯来说,因为无法好好照顾妻子,也承担了不小的精神负担。

  出租车司机巫胜祥的到来,渐渐改变了他们的生活。谭伯老两口不再害怕去医院看病,也终于有心情经常参加老朋友的聚会。“谭伯自己说,认识我之后人变得开朗了,不会再胡思乱想。”巫胜祥说。

  谭伯得过肾病,几乎每周都要去医院检查一次,有时甚至一周三次往返,巫胜祥都毫无怨言,准时接送。

  为让老两口有安全感,每回到了医院门口,巫胜祥前面推着坐轮椅的谭伯,黄姨则把手搭在巫胜祥肩膀上,三个人就这样一起步入医院,日子久了,患有老年痴呆的黄姨也对巫胜祥这个“陌生人”逐渐信任起来,开始能短暂地接受丈夫不在视线范围内,由巫胜祥轮流用轮椅将他们俩推进医院。

  谭伯夫妇每次看病从挂号、打针到开药,巫胜祥都会全程陪同,看完病送完谭伯夫妇回到老人院,通常一个上午已经过去,他唯有利用下午和晚上的时间继续开工跑客。

  谭伯精神好的时候喜欢去茶楼,在一次老友聚会上,他把巫胜祥介绍给了好朋友周伯夫妇。周伯与谭伯是老同事,腿脚比谭伯利索,但隔三差五也会去医院检查身体。从那以后,巫胜祥的车上就经常性地“满员”,四位八旬老人坐着他的出租车去医院看病,去茶楼聚餐,去公园散步……时间长了,医院、老人院、茶楼的保安都认得了巫胜祥这位老年人的“专职司机”,经常都会为他提供停车便利。

  依依惜别,陪谭伯走过最后日子

  看着谭伯的身体每况愈下,巫胜祥已经察觉到了离别的味道,但他不愿意去多想。“我的父母对我的做法也是很支持的,我也是想着帮人帮到底,在谭伯有生之年陪他走完最后一程。”

  该来的始终会来。2016年正月初四,巫胜祥才刚放假回老家,就接到了谭伯的电话,“阿巫,我的身体感觉不是很舒服,送我去医院吧。”放下电话,巫胜祥心头一沉,二话不说就开车赶回广州。

  谭伯住院后最初不肯进食,非要等到巫胜祥下班过来,指定由他喂才肯吃。巫胜祥也感慨,谭伯到了那个时候单纯得像个孩子,其他人都哄不好,唯有看到他才会笑,即便是后期意识模糊要靠吸氧维持了,谭伯仍然会握着他的手。那个春节是短暂而又漫长的,谭伯远在国外的家人迟迟未归,巫胜祥和谭伯的两个学生一起守在病床前,陪伴老人家走完人生最后的时光。到了那年初十凌晨,谭伯安详地离开了人世。巫胜祥最后一次帮他换了衣服,并配合医院料理后事。没有人去质疑他是不是老人的家属,大家都知道,他是谭伯最信任的那个“亲人”。

   爱心延续,定期护送84岁周伯看病

  “老人家的世界很单调,需要多一些关怀。”巫胜祥说。最近这两年,他也把精力更多地放在谭伯的老朋友周伯身上。

  如今的周伯也像当初的谭伯一样,对巫胜祥有了充分的信任乃至依赖,每周他都要搭着巫胜祥的车去医院检查,随时用手机呼唤这位他心中的“当代雷锋”;尽管有妻儿在旁,每次上下楼周伯都习惯了由巫胜祥搀扶。在昏暗逼仄的楼道里,两个人并排走有点勉强,每次送完周伯回家,巫胜祥的黑色外套上都会挂满白蒙蒙的灰尘。

  在周伯看来,他与巫胜祥非亲非故,对方却愿意为他晚年的出行提供便利,并成为好朋友,这真的是一种难得的缘分。“我父亲的恢复过程很艰辛,但他的精神状态却越来越好,这全靠阿巫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帮助,我们一家都很感激他。”周伯儿子缓缓说道。

  10多年来关照老人,难免会影响巫胜祥的工作,但他心态摆得很平,“我当初选择做司机,宗旨就是服务好乘客,这些老人家最需要帮助,同样是我的乘客,我当然要帮到底,至于说比别的司机少赚钱,我并不在意。”

作者:何道岚,通讯员穗文明  频道编辑:杨金光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